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会员注册

会员中心|广告服务|企业服务

钢笔收藏家-邓予立

比安卡·卡佩罗
比安卡·卡佩罗

  此款钢笔是为纪念托斯卡纳大公佛朗西斯科·德·美第奇的第二任夫人而作。笔杆由红纹石制成。足金笔帽的设计受到卡佩罗家族家徽的启发,笔帽顶端的红宝石熠熠生辉。周边几个缺口巧妙遮住了嵌在透明树脂上的钻石,象征女性内在美。(品牌:意大利Stipula)

一千零一夜
一千零一夜

  笔身装饰元素源于波斯建筑,镶嵌其中的钻石颗粒给人繁星缀满苍穹的感觉。笔夹灵感来自波斯军队的头盔,镶以白钻作为点缀。文具组中的拆信刀则别出心裁做成了中东弯刀的造型。(品牌:法国S·T·Dupont)

1010终极时速
1010终极时速

  向田径赛场上的计时器致敬之作。笔身有两层外壳,外层三款细致雕刻突显装饰效果,内层则是黑色和红色齿轮。笔身上的指环宛如钟表上的嵌玻璃宝石,笔盖设计灵感源自腕表的表冠,如同表针的笔夹镶有一颗闪烁的红宝石。(品牌:瑞士Caran d"Ache)

为那些无法言说的事
陨石

  笔身由Gibeon陨石制成,它降落于史前时代,1836年在纳米比亚被发现,以美丽的花纹及出色的抗腐能力闻名。近年来纳米比亚政府已禁止Gibeon陨石出境,其升值速度远远超过目前陨石每年20%的平均升值速度。(品牌:法国S·T·Dupont)

为那些无法言说的事
为那些无法言说的事
雄鹰
由18k黄金打造,蓝宝石作为鹰眼,钻石布满雄鹰的羽翼。(品牌:法国 Cartier)
为那些无法言说的事
天顶

  运用汉漆技术,将一幅可转动的星空图准确重现在弧形笔杆上,杆上的22颗闪耀钻石代表夜空中最亮的22颗星。只要转动笔身选择日期,便可确知当日星宿的位置。(品牌:瑞士Caran d"Ache)

泰坦尼克
泰坦尼克

  笔帽的形状像是远洋客轮的通风孔,通过顶部由蓝宝石水晶遮盖的开口,可以看到粉红金笔尖,以及雕刻在上面的泰坦尼克号的剪影。装了舷窗的笔身配备了透明墨斗,可以清楚看到墨水和活塞。接着往下可以看到类似泰坦尼克号的迷你螺旋桨。转动墨辊,活塞泵墨水,螺旋桨便转动起来,同时统舱的表针开始移动。笔身和笔帽间的生锈环则由打捞出的泰坦尼克号上的金属制成。(品牌:瑞士Romain Jerome法国Jean-Pierre and Benjamin Lepine)

为那些无法言说的事
日晷

  这款日晷墨水笔展示的是古代计时器的最高成就:垂直圆柱钟。将笔竖直放置,笔帽朝下,抬起指时针,使其与笔身呈45度角,然后转动指时针使其对准当下的日历月份。把指时针对准太阳,这时太阳会在笔身上留下阴影。转动笔身看到该阴影末端在笔身上的指向,即为现在的时间。(品牌:意大利 Marlen)

为那些无法言说的事
珍珠

  笔身由铂金制成,笔帽顶端和笔身尾部镶嵌三颗乳白色Akoya珍珠。笔身上的钻石众星捧月般突出最大的亮点——海螺珍珠。此珠产自加勒比粉红大海螺(凤凰螺)体内,椭圆形粉红色,表面有火焰般的独特纹路,约5万只凤凰螺体内才能产出一颗可用的珍珠。(品牌:瑞士 Caran d"Ache)

神秘旅程
神秘旅程

  该系列以瑞士为主题,三座城市优美的景致被细致雕刻于笔杆之上,笔身内藏有神秘机械组件,取材于瑞士高级钟表,将其启动,一系列隐藏的湖景图案及伟大作家的名句便会出现在眼前。

  神秘之旅第一章:洛桑。0.06克拉的Top Wesselton VVS钻石标示出洛桑市的位置。隐藏有伏尔泰名句:我在这座城市度过了开心快乐的日子。

  神秘之旅第二章:日内瓦。日内瓦城的位置镶嵌了0.04克拉的红宝石。隐藏有Chateaubriand名句:宛如上帝特别为瑞士创作的美丽之夜。

 

  神秘之旅第三章:蒙特勒。蒙特勒城的位置镶嵌了0.06克拉的蓝宝石。隐藏有托尔斯泰名句:这景致的美丽触动了我的心灵,赐予我无限的力量。(品牌:瑞士Caran d"Ache)

炼金术士
炼金术士

 

  为纪念保罗·科埃略的畅销书《炼金术士》而做。笔帽背面的四个拉丁文为亚里士多德学派设想的地球自然元素:土、火、气、水。这款书写工具的包装是个金字塔——书中少年圣地亚哥梦到宝藏的地方。塔分三层:顶层为塔尖;二层放有一块圆水晶,为书中提到的“贤者之石”;三层便是“宝藏”——这支笔。(品牌:意大利Montegrappa)

  赵耕

  先回答一个问题:你上一次用钢笔,或者说,用笔,还是在什么时候?

  曾几何时,在白衬衫口袋里插一支钢笔,甚至仅仅是笔帽,是知识分子的象征。年轻人愿意掏出几个月的积蓄,买一支“英雄”或者“永生”牌的钢笔。在人人离不开手机的当下,笔的书写功能被日益淡化。书写,以及与书写有关的一切,不再是一种生活的必需,而是关乎态度与情怀,象征着从容的“慢生活”,象征着那个永不再来的美好年代。

  其实,在老牌钢笔厂纷纷倒闭的同时,近几年一股钢笔收藏的新热潮正在网络上悄然兴起。钢笔爱好者拥有自己的论坛、贴吧和群,一起讨论,一起“发烧”。其中又细分成几个流派:烧“老国笔”的,烧蘸水笔的,烧欧美高档钢笔的,以及烧各种彩色钢笔水的。那么问题来了——钢笔收藏的“金字塔尖”是什么样的呢?

  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,你可以去嘉里中心二层看看。那里有间名叫Point Plume的店铺,面积不大,那些陈列在亮晶晶的橱窗里的小东西,将会彻底颠覆你对“钢笔”二字的认知——

  那支远看好似烟斗的笔其实是泰坦尼克号通风孔的形状,装了舷窗的笔身配备了透明的墨斗,可以清楚看到墨水和活塞。与泰坦尼克号造型类似的迷你螺旋桨由蓝宝石玻璃罩保护着,转动墨辊,活塞泵墨水,螺旋桨便转动起来,同时统舱的表针开始移动。这支笔不但工艺复杂,而且笔帽和笔盖之间的生锈环,正是用打捞出的泰坦尼克号船上的金属做成的。

  那支笔上画着一位栩栩如生的芭蕾舞者。艺术家运用俄罗斯传统漆画工艺,把吉赛尔细腻的面部表情、优雅的舞蹈动作描绘得栩栩如生,就连白纱裙的每一道褶皱都纤毫毕现。

  那支看上去好似钟表机芯的笔是向田径赛场上的计时器致敬的。笔身有两层外壳,外层三款细致雕刻突显装饰效果,内层则是黑色和红色齿轮。笔身上的指环宛如钟表上的嵌玻璃宝石,配上发亮的时针,在黑夜中依然十分醒目。突出的笔盖设计灵感则源自腕表的表冠……

  原来,钢笔也可以和钟表一样,在方寸间汇聚最昂贵的材料、最复杂的科技和最精湛的工艺——当然,顶级钢笔的价格也与顶级钟表相差无几。

  这间店和这些笔的主人叫邓予立。年过六旬的他一头银发,在人群中有着相当的辨识度。身为香港亨达集团名誉主席的邓予立在金融界可谓“无人不识君”,人称香港“外汇教父”。邓予立同时还是一位收藏家,他的收藏品类众多,书画、美石、钟表、珠宝、文房珍宝……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就是钢笔。

  有趣的是,邓予立身上从来不带着钢笔,也不带圆珠笔或者水笔。“要签字时怎么办?”“向身边的人借一支。”“平时不用笔为什么要收藏笔?”“人生总有些事是不能言说的,唯诉诸笔端方可达意。”

  邓予立出身教师世家,父亲那手漂亮的钢笔字让他从小就对书写有着浓厚的兴趣。他真正与钢笔结缘却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事了。一次去巴黎出差,邓予立住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的一家酒店。满街鳞次栉比的奢侈品店铺间,一家小店吸引了他的注意,橱窗里那些精美绝伦的钢笔,对邓予立来说简直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——这家店就是Point Plume。

  钢笔店的老板是个老太太,完全不会讲英文,而邓予立完全不会讲法语,但爱笔人的心是相通的。那一次,邓予立花1000法郎买下了一支钢笔——在当时,1000法郎一支笔,在邓予立心中已经是天价了。

  这一买就再也收不住手,此后每次去巴黎,邓予立必到Point Plume报到。这家店至今只有23年历史,邓予立当了21年的顾客。从最初一年买一支,到一年两三支,再到五六支……渐渐地,邓予立的身份从顾客变成了好友,老太太教邓予立认识一个个顶级钢笔品牌,告诉他钢笔的制作工艺,还会特意帮他物色值得收藏的好笔。

  后来,老太太退休了,女儿接替她成为新的老板。而邓予立的钢笔收藏也突破了100支大关——其中90%都来自Point Plume。于是,邓予立拿出自己的部分收藏,在嘉里中心开了Point Plume全球唯一一家分店。销售并不是目的,用邓予立自己的话说:“我并不希望把它们卖出去,因为很多笔全世界只有一支,再也找不到了。”他更希望这里成为一间小型博物馆,让更多人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和感知钢笔之美。

  这些动辄几十万、上百万人民币一支的钢笔是否真的会有人买?真的有。那套绘有梵高画作的钢笔开业不久就售出了,新近则有一位古典音乐发烧友收走了那支莫扎特诞辰250周年纪念笔——笔帽上巧妙设置了一个音乐盒,拧动发条便奏响莫扎特的小夜曲。笔身的图案则是童年莫扎特坐在钢琴旁,小小的个子,脚甚至够不到琴的踏板。

  在诸多藏品中,有三支笔最得邓予立钟爱:一是俄罗斯品牌Phoenix Lacquer Art的漆艺克里姆林宫笔,一是Cartier以黄金、钻石、蓝宝石打造的雄鹰笔,一是瑞士品牌Caran d"Ache的铂金钻石笔,笔身镶嵌有世间罕见的粉红色海螺珍珠。它们的共同特点是——全世界限量不超过30支。像这样的手工钢笔,每一支结构都不同,制作时间从30天到180天不等,做一支笔花的工夫不亚于做一块表,笔的价值也与制作时间密切相关。与我们通常认为的不同,高档手工钢笔里,用金属做笔身的并不多,反而是其他材料多,甚至红纹石、陨石这样的稀有材料,都能用来制作钢笔。

  “如今,钢笔的使用价值在不断下降,艺术价值却在提升。”邓予立说。在收藏之初,他也没有想到钢笔能够升值,只是喜欢而已,而今他的不少藏品价格已经翻了几番。从金融家的角度,邓予立也列出了收藏钢笔的几个理由:一是艺术价值,二是稀有性,三是越来越活跃的市场。“收藏代表了一个时代的价值观。不只是钢笔,这几年胶片相机、老军表……慢慢都被人们重新记起,怀旧成了一种时尚。而钢笔是最易于收藏的,它体积小,且多点缀贵重金属、宝石,这些材料本身也在升值,就连笔盒很多都是极为精致的艺术品。”邓予立说。

  然而真正让邓予立沉迷的,还是这些钢笔所承载的文化内涵,从十字军东征到航海大发现,西方文明中的许多大事件,都能假能工巧匠之手在钢笔上得以活灵活现地再现。而且,近年来有不少顶级钢笔品牌把目光投向了古老的中国——店里有一支Caran d"Ache的钢笔,笔身上赫然镌刻着李商隐那首著名的《无题》: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……为了庆祝吴宇森《赤壁》的公映,Caran d"Ache还推出过一款同名钢笔,笔身以实银雕刻生动再现了赤壁之战的激烈场面,金光闪闪的“赤壁”字样精细地刻于笔身中央位置。同样是“中国红”的笔身颜色,意大利品牌Montegrappa也推出过一款中国主题的“凤凰”,这支笔取材于一幅12世纪的中国画,用的是精湛的压铸技法,雕刻师需用数月时间雕制原件,再以贵金属铸成复件,宝石匠则负责人工打磨,并最终为凤凰镶嵌上两颗精心切割的红宝石眼睛。

  这几支笔美则美矣,却让邓予立心里有点不是滋味,“赤壁、凤凰、唐诗……这些笔往往是欧洲品牌,日本工艺,讲中国故事。为什么一定要等外国人把中国的传统文化推出来?我相信他们只是猎奇,这些故事,这些诗句的精髓,唯有我们中国人才能真正理解。他们能把十字军东征的故事放到钢笔上,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做杨家将呢?”

  前几年一次去南极旅行的机会,让邓予立结识了当年上海永生钢笔厂创始人的后代——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海洋生物系的教授。他告诉邓予立,钢笔早在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就已经流行开来,然而将近一个世纪后,他们家族已经再没有人从事这个行业。这让邓予立感觉非常惋惜,“我们这一代人对钢笔都有特殊的感情,某种程度上,它承载着我们青春的记忆,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精神文明。现在我们总在谈文化创意产业,何不在传统文化里寻找出路?奢侈品并不是一个贬义词,如果能把传统文化和高级工艺结合起来,相信那些我们熟悉的老钢笔品牌会有重生的机会——我最愿意看到的,还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做出来的高级钢笔。”


2016年01月27日